小雏菊

生活又能如何呢?难道他露出一张狰狞的脸就将你吓爬?最坏不过得过且过,只求别错过那美丽的微笑啊。

矛盾·我的自白

一个人
带起小丑的面具
张牙舞爪地做着滑稽的动作

一个人
穿上悲伤的武装
寂寂无声地刺着自己的心脏

矛盾 混乱
我的眼
被抽干灵魂似的枯竭

无法逃离的死局
取来死神的镰刀
自我解脱的审判

离谱的可怕

我错了
错得离谱
没有走进一座花园
怎能 狂妄地断定
彩色 黑白
混乱 整洁

多么可怕啊
以后要如何收场
鸡同鸭讲的对白

大门已经关闭
逃离的宣判迟迟不肯落下
时间的沙漏还剩多少

两棵含苞的藤蔓
没有缠绕 没有互相
交换友谊的汁液 就
彼此走向各自的远方

蜕变

丑陋的毛毛虫
破茧而出 染上蝴蝶的绚烂
只需要一秒钟

自负可笑的我
剪掉过去无用的枝桠
又需要多久

现在 太阳露出云隙
彩虹跨过圆的两端
纯白的小鸟 欢笑歌唱

灰黑色的茧
终于裂开 缤纷的世界
显露在金色灿烂

上苍恩赐 命运眷顾

雏菊 悄悄开放于心田

阳光再留久一点

拜托
阳光再留久一点
小小的青藤还没舒展
白白的骨朵仍未绽放
我 还流连忘返

求求你
时光走的慢一点
爸爸的鬓角已攀上白发
银杏的树叶竟踏起舞步
我 却不住泪流

踉跄 趔趄
依旧无措的我 被推着前进
一边哭喊 一边彷徨
不得不随着大河长大

事到如今
唯一的愿望
拜托了 求求你
阳光再留久一点

花瓣

雨后 黏腻的地板
散落着 一片一片的
三色堇花瓣

疼痛 委屈
花瓣的苦 被我亲手撕下的泪
默默承受 独自猜疑

现在 颤抖的双手
捧起再也不会有的
命中注定的 绝美光芒

失而复得的感动
重新拼凑起的花朵
再次 对我露出 蜜糖般的微笑

DESTINY

注意事项:
1.麦藏中青年皆有。
2.he请放心。








  “老板——再来一壶酒——”
  “老板!加一份烤鱼!”
  “老板!老板!……”
  居酒屋内人声鼎沸,白色的蒸汽从每桌的日本料理上升起,若忽略店里粗俗的吵嚷和摆饰,就真的如仙境一般——至少杰西是这么觉得的。
  左右手坐着的两个自己带来的美女不断往杯中倒酒,浓妆艳抹的脸上堆着层层笑容。杰西也不推辞,毕竟难得一次离开生死的边界线,他可不想扫了兴致。只是这日本的清酒虽度数不高,可一杯接着一杯的豪饮,饶是身经百战的牛仔都扛不住。杰西喝完最后一口,将钱拍在桌上,搂着姑娘们拉门离开。
  不同于屋内的温暖,杰西哈了一口热气,白白的水汽就消散在空中。拢拢衣襟,一只胳膊下保护一位美人,借着酒气,杰西并不觉寒冷。用手撩起女孩的一丝秀发,嘴巴凑到俏丽脸颊旁,杰西华丽的唇瓣吐出飘散出花香的甜言蜜语,逗得两个伴儿捂嘴轻笑。在愉悦的氛围中,杰西潇洒地晃步于古朴的日式民居之间。
  恍恍惚惚中,杰西鬼使神差地回头,望向身后的小山——上面矗立着一座富丽堂皇的日本宫殿般的建筑,翘起的屋檐上停了一只老鹰模样的木雕。杰西迷离的眼模糊地看见有一个人举起一把外形流畅的弓瞄准远方。
  【那一定是一位拥有一头乌黑长发的凶猛的公主。】
  杰西痴痴地注视着黑发弓箭手,忽然,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夹杂着飞雪,抚过那人的长发,露出他的真容——犀利的眼神像刀锋一样,划过冰冷的空气,刺向远方。
  【被他盯上的人可真倒霉。】
  杰西心想。走神间,武士手中的箭已经按照主人规定的轨道行驶,不偏离一丝一毫。帅气的射箭姿势让两位姑娘尖叫,杰西仿佛也被射中——丘比特之箭,心跳得前所未有的迅速。
  或许是心有灵犀,黑发男子在宣判某个可怜人的死刑时,转头看向杰西的方向,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奇妙的热流迸发,穿过长长的街道,传达着彼此命中注定的讯息。十几秒过后,杰西只看见黑发飘扬在空中,雪花迷蒙了他的双眼,浸湿了这段难忘的回忆。

  三天平庸地迈着步子离开,杰西也该登上回美国的飞机。
  杰西漫不经心地望向窗外的云浪,一点点金色的光辉点缀其中,像是在玩捉迷藏。杰西突然想到了那人的眼,也是如此耀眼夺目,一下子就吸走了自己的魂儿。
  【还能再见么】

  硝烟四起的好莱坞,平日里没有的景象。激烈的交战中,刀剑枪炮的角逐。杰西从容地一个甩枪,解决了对面敌人。战斗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接近尾声,杰西紧绷地神经稍稍放松。
  可一旦脱离刺激的激战,杰西脑海里仅仅浮现出一个画面——弓箭手深邃犀利的眼和飘逸的黑发。多少个日日夜夜,杰西不止一次的苦苦思念上帝钦定的爱人。陷入爱情漩涡的牛仔,再也维持不住潇洒的形象,独自静坐的时候,一个问题像是恶魔般折磨着杰西的灵魂——

  老天,上帝啊,到底为什么让我们相见?!

  多年以后,杰西不再是流浪的牛仔,他加入了守望先锋。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一项又一项的任务让杰西找不到空档与思念的苦涩交战。

  然而,当有一次杰西结束战斗,回到总部大厅时,却发现里面似乎正在进行什么仪式——一排士兵的前面还站着个男子。
  “嘿,麦克雷,你总算回来了!瞧瞧,咱们有新人了!”
  莉娜活泼充满朝气的声音响在耳畔,但杰西无暇顾及。那位神秘的新人朝着门口看了过来——一模一样犀利的眸子,虽然掺杂了岁月的磨砺,却更加迷人。
  无声的对视,同样激情的化学反应爆发在两人之间,危险的信号流转于空气,悄无声息,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半藏,现在我带你去看看自己的房间。”
  “劳驾。”
  话毕,黑发弓箭手——半藏跟随士兵76号的脚步,上了二楼。
  熟悉的感觉。杰西按着手臂,刚才自己好像触电一样的反应,勾起了一段被反复咀嚼的片段,年轻时的热血重新注入血管。

  【是他?】

  偶然,杰西正准备去靶场训练,到了后,发现已经有一位黑发美人汗流浃背,想必是练习了许久。
  又一次拉弓,刀一般锋利的眼神伴随箭的飞出,直射十环。杰西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测,再只需要一项验证,便可得知……
  杰西匿去身形,藏起脚步声,专心致志的弓箭手丝毫没有发觉他的靠近。一瞬间,杰西已经扯下半藏的头绳,夹杂些许白发的头发飘散在空中。
  得意的牛仔勾起嘴角,胜券在握。
 
  终极难题的答案早就浮出水面,还用问么?——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的DESTINY。

 
 
 
 

房间

关上门 留一个呼吸的空间
蜷缩在黑暗无人之处的我啊
从未如此幸福快乐
没有旁人固执的邀请
没有朋友无聊的会谈

就让我创造一个世界吧
挣脱情感的枷锁
甩开爱的牢笼
一个人的宇宙 梦寐以求

忘却时间 忘掉
乱如麻的 千丝万缕
静静地 默默地
自己与自己的游戏
热火朝天 无拘无束

我最伟大的守卫兵
且 替我挡住 无聊的会谈
勿让没有脑子的亲情
轻易敲开防御的枷锁
即使 高高在上的王
也不被允许
失去感同身受的劝导
不过 填补良心漏洞的
可笑的 自欺欺人

都滚出去吧
我内心的猛兽
发疯似的咆哮
被派出的演员 终于
舍弃了肤浅的面具
灵魂的空虚由谁来填满
万能的主啊
可否给予我阳光的救赎

城墙

城墙城墙 我
亲爱的守卫者
帮我挡住
外界的无聊来客吧
我只愿做
高塔上的 长发公主

【麦藏】今朝有酒今朝醉

注意事项:
1.半藏杰西均属中年。
2.偏向友情向,却有着朋友没有的暧昧与战友间牢固的情谊和互相安慰。
3.描写可能会出现不妥当之处,敬请谅解,欢迎指出。

  夏日热情的阳光激烈地爱抚着66号公路裸露的岩背,作为助兴的曲子,却是不合时宜的刀枪剑戟的碰撞声。公路上没有来往车辆,只有互相交火之敌。短短一个上午,和平宁静的崖边就燃烧尽美丽,坠入地狱。

  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主力皆负了不小的伤,半藏的手臂也被子弹射穿。虽说疼痛对于接受过忍耐力训练的岛田家长子来说不算什么,但其对稳度和判断力着实影响很大。

  火花四溅里,半藏发现敌方黑百合,正打算狙击之际,怎料对手先发制人,早一步开枪,直接弹入左胸。意识模糊之前,半藏只听见心爱的弓箭落地之声和看见安吉拉焦急赶来的身影。

  恐慌没有瞬间吞噬半藏,惧怕之意仅闪过一念,仿佛早就预料到结局,作为一名斗士,战死才是最光荣的嘉奖。可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半藏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满含无奈的泪水。

  再次醒来看见的是窗外的一轮明月,凄冷的银白月光无情地注视着大地,令人心生忧伤。半藏也憋不住内心苦闷,独自一人拎一壶酒坐上屋顶。
 
  一杯又一杯,即使是日本清酒也让半藏微醺,脸染上红光。恍惚间,耳畔似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是杰西。只有他才会穿那种鞋子。

  “嘿,弓箭手,一个人喝闷酒?倒真像你的风格。不介意我与你共赏这难得的美丽月色吧?”

  “请自便”

  硕大的月亮下,周围的一切都已沉醉于迷蒙甜香的气氛。酒果然是好东西,能让所有真实的残酷飞过蝴蝶,幻成令人沉沦的虚假。平日里在战场厮杀的战士们,能借酒褪下坚硬的外壳,亲自用酒精温热冰冷的心。

  “半藏,你的伤好些了么?”

  无聊的客套话,可一旦出自率性的牛仔口中,便显得无比真诚。

  “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不说这个,总会痊愈的。杰西,你听说过‘今朝有酒今朝醉’么?”

  “知道。及时行乐啊,人生不就该时时刻刻像今天这样痛快呀。我一直贯彻着它。只不过你们全说我纵欲过度,真是没办法啊。”

  “我们是士兵,没有明天。死亡自然恐吓不到我们,可世间的无常,却无时无刻不警醒着我。说不定咱俩下一秒就被陨石砸中啊。”

  “毕竟我们选择背负起如此巨大的责任,在一开始,开第一枪的时候,我便做好了觉悟。只是经历多了,难免伤感。弓箭手,我先走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嘛。”

  话毕,沉默蔓延至整个空间,但一点也不尴尬。静静地月光下对酌,酒杯空了也不自知。战友的惺惺相惜汇成金丝银线,缠绕在半藏与杰西心头,给予彼此重新征战的力量。

  第二天,朝阳升起,灿烂的火一般的光芒驱散了寒冷,弓箭手与牛仔整装待发的身姿也镶上金边。昨天的烦忧再多又怎样,明日的苦痛再深又如何?今天的战斗依旧打响,箭在弦上,枪已上膛,是时候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