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雏菊

生活又能如何呢?难道他露出一张狰狞的脸就将你吓爬?最坏不过得过且过,只求别错过那美丽的微笑啊。

矛盾·我的自白

一个人
带起小丑的面具
张牙舞爪地做着滑稽的动作

一个人
穿上悲伤的武装
寂寂无声地刺着自己的心脏

矛盾 混乱
我的眼
被抽干灵魂似的枯竭

无法逃离的死局
取来死神的镰刀
自我解脱的审判

离谱的可怕

我错了
错得离谱
没有走进一座花园
怎能 狂妄地断定
彩色 黑白
混乱 整洁

多么可怕啊
以后要如何收场
鸡同鸭讲的对白

大门已经关闭
逃离的宣判迟迟不肯落下
时间的沙漏还剩多少

两棵含苞的藤蔓
没有缠绕 没有互相
交换友谊的汁液 就
彼此走向各自的远方

蜕变

丑陋的毛毛虫
破茧而出 染上蝴蝶的绚烂
只需要一秒钟

自负可笑的我
剪掉过去无用的枝桠
又需要多久

现在 太阳露出云隙
彩虹跨过圆的两端
纯白的小鸟 欢笑歌唱

灰黑色的茧
终于裂开 缤纷的世界
显露在金色灿烂

上苍恩赐 命运眷顾

雏菊 悄悄开放于心田

阳光再留久一点

拜托
阳光再留久一点
小小的青藤还没舒展
白白的骨朵仍未绽放
我 还流连忘返

求求你
时光走的慢一点
爸爸的鬓角已攀上白发
银杏的树叶竟踏起舞步
我 却不住泪流

踉跄 趔趄
依旧无措的我 被推着前进
一边哭喊 一边彷徨
不得不随着大河长大

事到如今
唯一的愿望
拜托了 求求你
阳光再留久一点

花瓣

雨后 黏腻的地板
散落着 一片一片的
三色堇花瓣

疼痛 委屈
花瓣的苦 被我亲手撕下的泪
默默承受 独自猜疑

现在 颤抖的双手
捧起再也不会有的
命中注定的 绝美光芒

失而复得的感动
重新拼凑起的花朵
再次 对我露出 蜜糖般的微笑

DESTINY

注意事项:
1.麦藏中青年皆有。
2.he请放心。








  “老板——再来一壶酒——”
  “老板!加一份烤鱼!”
  “老板!老板!……”
  居酒屋内人声鼎沸,白色的蒸汽从每桌的日本料理上升起,若忽略店里粗俗的吵嚷和摆饰,就真的如仙境一般——至少杰西是这么觉得的。
  左右手坐着的两个自己带来的美女不断往杯中倒酒,浓妆艳抹的脸上堆着层层笑容。杰西也不推辞,毕竟难得一次离开生死的边界线,他可不想扫了兴致。只是这日本的清酒虽度数不高,可一杯接着一杯的豪饮,饶是身经百战的牛仔都扛不住。杰西喝完最后一口,将钱拍在桌上,搂着姑娘们拉门离开。
  不同于屋内的温暖,杰西哈了一口热气,白白的水汽就消散在空中。拢拢衣襟,一只胳膊下保护一位美人,借着酒气,杰西并不觉寒冷。用手撩起女孩的一丝秀发,嘴巴凑到俏丽脸颊旁,杰西华丽的唇瓣吐出飘散出花香的甜言蜜语,逗得两个伴儿捂嘴轻笑。在愉悦的氛围中,杰西潇洒地晃步于古朴的日式民居之间。
  恍恍惚惚中,杰西鬼使神差地回头,望向身后的小山——上面矗立着一座富丽堂皇的日本宫殿般的建筑,翘起的屋檐上停了一只老鹰模样的木雕。杰西迷离的眼模糊地看见有一个人举起一把外形流畅的弓瞄准远方。
  【那一定是一位拥有一头乌黑长发的凶猛的公主。】
  杰西痴痴地注视着黑发弓箭手,忽然,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夹杂着飞雪,抚过那人的长发,露出他的真容——犀利的眼神像刀锋一样,划过冰冷的空气,刺向远方。
  【被他盯上的人可真倒霉。】
  杰西心想。走神间,武士手中的箭已经按照主人规定的轨道行驶,不偏离一丝一毫。帅气的射箭姿势让两位姑娘尖叫,杰西仿佛也被射中——丘比特之箭,心跳得前所未有的迅速。
  或许是心有灵犀,黑发男子在宣判某个可怜人的死刑时,转头看向杰西的方向,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奇妙的热流迸发,穿过长长的街道,传达着彼此命中注定的讯息。十几秒过后,杰西只看见黑发飘扬在空中,雪花迷蒙了他的双眼,浸湿了这段难忘的回忆。

  三天平庸地迈着步子离开,杰西也该登上回美国的飞机。
  杰西漫不经心地望向窗外的云浪,一点点金色的光辉点缀其中,像是在玩捉迷藏。杰西突然想到了那人的眼,也是如此耀眼夺目,一下子就吸走了自己的魂儿。
  【还能再见么】

  硝烟四起的好莱坞,平日里没有的景象。激烈的交战中,刀剑枪炮的角逐。杰西从容地一个甩枪,解决了对面敌人。战斗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接近尾声,杰西紧绷地神经稍稍放松。
  可一旦脱离刺激的激战,杰西脑海里仅仅浮现出一个画面——弓箭手深邃犀利的眼和飘逸的黑发。多少个日日夜夜,杰西不止一次的苦苦思念上帝钦定的爱人。陷入爱情漩涡的牛仔,再也维持不住潇洒的形象,独自静坐的时候,一个问题像是恶魔般折磨着杰西的灵魂——

  老天,上帝啊,到底为什么让我们相见?!

  多年以后,杰西不再是流浪的牛仔,他加入了守望先锋。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一项又一项的任务让杰西找不到空档与思念的苦涩交战。

  然而,当有一次杰西结束战斗,回到总部大厅时,却发现里面似乎正在进行什么仪式——一排士兵的前面还站着个男子。
  “嘿,麦克雷,你总算回来了!瞧瞧,咱们有新人了!”
  莉娜活泼充满朝气的声音响在耳畔,但杰西无暇顾及。那位神秘的新人朝着门口看了过来——一模一样犀利的眸子,虽然掺杂了岁月的磨砺,却更加迷人。
  无声的对视,同样激情的化学反应爆发在两人之间,危险的信号流转于空气,悄无声息,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半藏,现在我带你去看看自己的房间。”
  “劳驾。”
  话毕,黑发弓箭手——半藏跟随士兵76号的脚步,上了二楼。
  熟悉的感觉。杰西按着手臂,刚才自己好像触电一样的反应,勾起了一段被反复咀嚼的片段,年轻时的热血重新注入血管。

  【是他?】

  偶然,杰西正准备去靶场训练,到了后,发现已经有一位黑发美人汗流浃背,想必是练习了许久。
  又一次拉弓,刀一般锋利的眼神伴随箭的飞出,直射十环。杰西更加笃定自己的猜测,再只需要一项验证,便可得知……
  杰西匿去身形,藏起脚步声,专心致志的弓箭手丝毫没有发觉他的靠近。一瞬间,杰西已经扯下半藏的头绳,夹杂些许白发的头发飘散在空中。
  得意的牛仔勾起嘴角,胜券在握。
 
  终极难题的答案早就浮出水面,还用问么?——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的DESTINY。

 
 
 
 

【麦藏】最后一天

注意事项:
1.麦藏二人皆属中年。
2.一方死亡be预警。
3.半藏视角。





12月的沃斯卡娅工业区被冰雪覆盖,仿佛一位冷酷的俄国女皇。飞鸟绝迹的钢铁建筑之间,激烈的交战声从未停止,枪炮的火光照亮了灰暗的哭丧着的天空。

处于世界极端的俄罗斯之冬天,巨大的威力使饱经训练的战士们也抵抗不住老天爷的无情,皆双手红肿,勉强握住武器,来自美国西部的牛仔甚至都迈不开腿,宛若冰雕。

可是,即便再冷,刀光剑影间的种种高手过招就够让人措手不及。

“咻——”

半藏的箭遗憾地仅射中猎空的残影,明显是气温影响了发挥。沉着冷静的弓箭手并未恼羞成怒,反而调整状态,迅猛地攻向下一个目标。

“点内没人,可占。”半藏通过无线耳麦传达了暂且胜利的消息后正准备稍作休息,听筒里出现了一个磁性的男声。

“别急,让爷爷我去堵出生点。”是杰西。

本没太在意,可半藏忽然瞥见敌方黑百合站在高台狙击出生点方向,暗叫不好。已来不及提醒,半藏快速举起弓箭,瞄准,松手,箭离弦的瞬间,死神宣判的镰刀好似架在颈脖,半藏的心感觉被恶魔仅仅捏在手中,无法呼吸。

心有灵犀般,杰西左胸中弹的消息果真响于耳畔。没有征兆地,半藏的脑内盘旋着久久不绝的噪音,地狱的呼唤近在咫尺。

此时此刻,战局越发紧张,空气一芥中变得恐怖尖锐,良好的战士的素质迫使半藏不去想爱人负重伤,随时生命垂危的噩耗,自欺欺人一样,岛田家长子又一次选择了逃避——摆脱来自十八层之下的魔音。

终于,胜利被我方艰难地夺下,雪白的地上流淌着鲜红的血。强烈的对比,恶魔的嘲笑。失去情感的月光闪烁着战士的泪花,硕大的满月挂在紫色的天空,冷眼旁观这场可笑的自相残杀。

来不及思考其他,半藏在庆祝的号角声中立马奔向杰西,查看他的情况。

“安吉拉,杰西他怎么样?”

“半藏,杰西已经送回总部了。他伤太重,这儿搞不定。别太难过了……”

接下来的话安吉拉怎么也说不出口,当看见半藏眼角的反光时,安吉拉的喉咙像是塞了一团棉花,怎么也发不出声。

【即使我作为救死扶伤的天使,恐怕都无法从恶魔手上解救那个风流倜傥的牛仔了。】

回去的路上,半藏已经没了生气。在充满期待地望向安吉拉的那一刻,半藏的心就仿佛停止跳动——他读到了,绝望的讯息。难道命运早已写下未来的篇章,没有更改的余地?为什么自己当初不多一点细心,再侦察一下?当半藏发现毁灭的爪牙伸向杰西,自己却无能为力时,无助,憎恨的情绪洪水般泛上武士的心,眼睛干涩得如沙漠,挤不出一滴泪水。

此刻,只有祈祷奇迹的出现。

沉默笼罩下,半藏回到总部。慢慢地走向恋人所在的位置。半藏感觉行尸走肉,浑身麻木,正面撞上一个人也不自知。

终于,半藏迎来极刑的宣判。

“进去看最后一眼吧。”

【哒哒——哒哒——】

凝固的空气里回荡着半藏冰冷的脚步声,发自灵魂深处的喘息作为伴奏,替整场仪式渲染悲伤气氛。

默默,两只布满老茧的手紧握在一起,那是永恒的安慰。

过了不知道多久,黄昏的容颜洒在这对伴侣身上,是最后的加冕。半藏深深地看着牛仔再也不会张开的迷人双眸,漆黑的眼底沉溺了多少回忆。颤抖的双唇吻上爱人的誓言,眼泪控制不住地落在床单上,开出朵朵破碎的花。

现实是无情的,它绝不会上演生死离别的戏码。痛失心爱的苦非亲历者不可体会。战士的生命又是如此无可奈何,英雄的代价就是身不由己。

每晚每晚,屋顶上总是坐着一个孤独寂寞的身影——半藏。他习惯在月亮出没的夜晚独自提一壶酒,念着杰西二字,着了魔一般——的确,牛仔魅力无穷的双眼无时无刻不浮现在弓箭手的脑海,甜蜜地恶魔一般折磨着他。

守望先锋的任务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终止,半藏也不例外。这件事过后,半藏更加拼命地战斗,不顾一切。所有事情都照旧,半藏也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生活。唯一的变化,是以前透着智慧亮光的眸子被灰蒙蒙的雾霭遮蔽,没有一丝生的希望。因为——

那个满月之日,是半藏活着的最后一天。

房间

关上门 留一个呼吸的空间
蜷缩在黑暗无人之处的我啊
从未如此幸福快乐
没有旁人固执的邀请
没有朋友无聊的会谈

就让我创造一个世界吧
挣脱情感的枷锁
甩开爱的牢笼
一个人的宇宙 梦寐以求

忘却时间 忘掉
乱如麻的 千丝万缕
静静地 默默地
自己与自己的游戏
热火朝天 无拘无束

我最伟大的守卫兵
且 替我挡住 无聊的会谈
勿让没有脑子的亲情
轻易敲开防御的枷锁
即使 高高在上的王
也不被允许
失去感同身受的劝导
不过 填补良心漏洞的
可笑的 自欺欺人

都滚出去吧
我内心的猛兽
发疯似的咆哮
被派出的演员 终于
舍弃了肤浅的面具
灵魂的空虚由谁来填满
万能的主啊
可否给予我阳光的救赎

城墙

城墙城墙 我
亲爱的守卫者
帮我挡住
外界的无聊来客吧
我只愿做
高塔上的 长发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