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雏菊

生活又能如何呢?难道他露出一张狰狞的脸就将你吓爬?最坏不过得过且过,只求别错过那美丽的微笑啊。

矛盾·我的自白

一个人
带起小丑的面具
张牙舞爪地做着滑稽的动作

一个人
穿上悲伤的武装
寂寂无声地刺着自己的心脏

矛盾 混乱
我的眼
被抽干灵魂似的枯竭

无法逃离的死局
取来死神的镰刀
自我解脱的审判

离谱的可怕

我错了
错得离谱
没有走进一座花园
怎能 狂妄地断定
彩色 黑白
混乱 整洁

多么可怕啊
以后要如何收场
鸡同鸭讲的对白

大门已经关闭
逃离的宣判迟迟不肯落下
时间的沙漏还剩多少

两棵含苞的藤蔓
没有缠绕 没有互相
交换友谊的汁液 就
彼此走向各自的远方

蜕变

丑陋的毛毛虫
破茧而出 染上蝴蝶的绚烂
只需要一秒钟

自负可笑的我
剪掉过去无用的枝桠
又需要多久

现在 太阳露出云隙
彩虹跨过圆的两端
纯白的小鸟 欢笑歌唱

灰黑色的茧
终于裂开 缤纷的世界
显露在金色灿烂

上苍恩赐 命运眷顾

雏菊 悄悄开放于心田

阳光再留久一点

拜托
阳光再留久一点
小小的青藤还没舒展
白白的骨朵仍未绽放
我 还流连忘返

求求你
时光走的慢一点
爸爸的鬓角已攀上白发
银杏的树叶竟踏起舞步
我 却不住泪流

踉跄 趔趄
依旧无措的我 被推着前进
一边哭喊 一边彷徨
不得不随着大河长大

事到如今
唯一的愿望
拜托了 求求你
阳光再留久一点

花瓣

雨后 黏腻的地板
散落着 一片一片的
三色堇花瓣

疼痛 委屈
花瓣的苦 被我亲手撕下的泪
默默承受 独自猜疑

现在 颤抖的双手
捧起再也不会有的
命中注定的 绝美光芒

失而复得的感动
重新拼凑起的花朵
再次 对我露出 蜜糖般的微笑

房间

关上门 留一个呼吸的空间
蜷缩在黑暗无人之处的我啊
从未如此幸福快乐
没有旁人固执的邀请
没有朋友无聊的会谈

就让我创造一个世界吧
挣脱情感的枷锁
甩开爱的牢笼
一个人的宇宙 梦寐以求

忘却时间 忘掉
乱如麻的 千丝万缕
静静地 默默地
自己与自己的游戏
热火朝天 无拘无束

我最伟大的守卫兵
且 替我挡住 无聊的会谈
勿让没有脑子的亲情
轻易敲开防御的枷锁
即使 高高在上的王
也不被允许
失去感同身受的劝导
不过 填补良心漏洞的
可笑的 自欺欺人

都滚出去吧
我内心的猛兽
发疯似的咆哮
被派出的演员 终于
舍弃了肤浅的面具
灵魂的空虚由谁来填满
万能的主啊
可否给予我阳光的救赎

城墙

城墙城墙 我
亲爱的守卫者
帮我挡住
外界的无聊来客吧
我只愿做
高塔上的 长发公主

气球

游乐园里 站着一位
卖气球的小贩
我被牵在手里 晃晃
为什么
飞不到远方
像拖了块石头
无处安放
烈火的夕阳 烧尽了
枯萎的泛黄草地
燃不掉 我
已成灰烬的心
飘飘然似一朵气球
灵魂早就释放
和流过的风一起
消失殆尽于无形

南海观音

天空中的飞云
被夕阳之火 烧得
地狱烈焰般红
矗立在 突出岛屿的
南海观音
你为何 只垂眼
慈祥望向朝拜的信徒
挣扎 抑郁心情苦海的
茫茫苍生
我 看不到脱离的方向

不如让我坠入
那赤火噩梦里吧
痛苦 麻木
残破身体的唯一良药
烧毁一切吧
连骨头也噬尽
南海观音
请抬眼予我救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