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雏菊

生活又能如何呢?难道他露出一张狰狞的脸就将你吓爬?最坏不过得过且过,只求别错过那美丽的微笑啊。

【麦藏】今朝有酒今朝醉

注意事项:
1.半藏杰西均属中年。
2.偏向友情向,却有着朋友没有的暧昧与战友间牢固的情谊和互相安慰。
3.描写可能会出现不妥当之处,敬请谅解,欢迎指出。

  夏日热情的阳光激烈地爱抚着66号公路裸露的岩背,作为助兴的曲子,却是不合时宜的刀枪剑戟的碰撞声。公路上没有来往车辆,只有互相交火之敌。短短一个上午,和平宁静的崖边就燃烧尽美丽,坠入地狱。

  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主力皆负了不小的伤,半藏的手臂也被子弹射穿。虽说疼痛对于接受过忍耐力训练的岛田家长子来说不算什么,但其对稳度和判断力着实影响很大。

  火花四溅里,半藏发现敌方黑百合,正打算狙击之际,怎料对手先发制人,早一步开枪,直接弹入左胸。意识模糊之前,半藏只听见心爱的弓箭落地之声和看见安吉拉焦急赶来的身影。

  恐慌没有瞬间吞噬半藏,惧怕之意仅闪过一念,仿佛早就预料到结局,作为一名斗士,战死才是最光荣的嘉奖。可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半藏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满含无奈的泪水。

  再次醒来看见的是窗外的一轮明月,凄冷的银白月光无情地注视着大地,令人心生忧伤。半藏也憋不住内心苦闷,独自一人拎一壶酒坐上屋顶。
 
  一杯又一杯,即使是日本清酒也让半藏微醺,脸染上红光。恍惚间,耳畔似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是杰西。只有他才会穿那种鞋子。

  “嘿,弓箭手,一个人喝闷酒?倒真像你的风格。不介意我与你共赏这难得的美丽月色吧?”

  “请自便”

  硕大的月亮下,周围的一切都已沉醉于迷蒙甜香的气氛。酒果然是好东西,能让所有真实的残酷飞过蝴蝶,幻成令人沉沦的虚假。平日里在战场厮杀的战士们,能借酒褪下坚硬的外壳,亲自用酒精温热冰冷的心。

  “半藏,你的伤好些了么?”

  无聊的客套话,可一旦出自率性的牛仔口中,便显得无比真诚。

  “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不说这个,总会痊愈的。杰西,你听说过‘今朝有酒今朝醉’么?”

  “知道。及时行乐啊,人生不就该时时刻刻像今天这样痛快呀。我一直贯彻着它。只不过你们全说我纵欲过度,真是没办法啊。”

  “我们是士兵,没有明天。死亡自然恐吓不到我们,可世间的无常,却无时无刻不警醒着我。说不定咱俩下一秒就被陨石砸中啊。”

  “毕竟我们选择背负起如此巨大的责任,在一开始,开第一枪的时候,我便做好了觉悟。只是经历多了,难免伤感。弓箭手,我先走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嘛。”

  话毕,沉默蔓延至整个空间,但一点也不尴尬。静静地月光下对酌,酒杯空了也不自知。战友的惺惺相惜汇成金丝银线,缠绕在半藏与杰西心头,给予彼此重新征战的力量。

  第二天,朝阳升起,灿烂的火一般的光芒驱散了寒冷,弓箭手与牛仔整装待发的身姿也镶上金边。昨天的烦忧再多又怎样,明日的苦痛再深又如何?今天的战斗依旧打响,箭在弦上,枪已上膛,是时候出发。

 
 

评论

热度(19)